有一些诗词,结尾堪称神来之笔,惊艳千年!
发起人:lishi123  回复数:0  浏览数:305  最后更新:2019-2-11 19:31:28 by lishi123

发表新帖  帖子排序:
2019-2-11 19:31:27
lishi123





角  色:管理员
发 帖 数:37
注册时间:2019-1-17
有一些诗词,结尾堪称神来之笔,惊艳千年!

有一些诗词,



前面几句或许平淡无奇,



但是在结尾却让人眼前一亮,



令人拍手称赞。





《临江仙·送钱穆父》





宋·苏轼



一别都门三改火,



天涯踏尽红尘。



依然一笑作春温。



无波真古井,有节是秋筠。



惆怅孤帆连夜发,



送行淡月微云。



樽前不用翠眉颦。



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





人生就是一趟艰难的旅程,你我都是那匆匆过客,就如在不同的客栈停了又走,走了又停,又何必计较眼前的离别呢?结尾慰勉友人,既动之以情,又揭示出得失两忘的人生态度,充分体现了作者的旷达洒脱。







《虞美人







南唐·李煜



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?



小楼昨夜又东风,



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!



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



问君能有几多愁?





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



作者用满江的春水来比喻满腹的愁思,将抽象的愁思具体化,显示出愁思的长流不断,无穷无尽。吐露了一代亡国之君胸中的万千愁绪。





《南陵别儿童入京







唐·李白



白酒新熟山中归,黄鸡啄黍秋正肥。



呼童烹鸡酌白酒,儿女嬉笑牵人衣。



高歌取醉欲自慰,起舞落日争光辉。



游说万乘苦不早,著鞭跨马涉远道。



会稽愚妇轻买臣,余亦辞家西入秦。



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





诗情经过前面的层层推演,至此涌向高潮。“仰天大笑”可见其得意神态;“岂是蓬蒿人”显示出无比骄傲、自负的心理,刻画出了李白的豪爽之气。这两句把诗人踌躇满志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



《青玉案·元夕







宋·辛弃疾



东风夜放花千树,



更吹落,星如雨。



宝马雕车香满路。



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



一夜鱼龙舞。



蛾儿雪柳黄金缕,



笑语盈盈暗香去。



众里寻他千百度,



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





灯火阑珊处。





发现那人的一瞬间,是人生精神的凝结和升华,那灯、月、烟火、笙笛、社舞、交织成的元夕欢腾,那惹人眼花缭乱的丽人群女,原来都只是为了那一个意中之人而设,倘若无此人,那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和趣味呢!美人形象便是作者理想人格的化身。表达出作者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追求(词人对理想的追求的执着和艰辛)。







《过零丁洋







宋·文天祥



辛苦遭逢起一经,干戈寥落四周星。



山河破碎风飘絮,身世浮沉雨打萍。



惶恐滩头说惶恐,零丁洋里叹零丁。



人生自古谁无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。





用一“照”字,显示光芒四射,英气逼人。千秋绝唱,情调高昂,激励和感召古往今来无数志士仁人为正义事业英勇献身。





《浣溪沙







清·纳兰性德



谁念西风独自凉,



萧萧黄叶闭疏窗,



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


被酒莫惊春睡重,



赌书消得泼茶香,





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



词人沉浸在幸福之中,但他却毫不觉察,只道理应如此,平平常常,等到物是人非,只留追悔莫及。







《如梦令







宋·李清照



昨夜雨疏风骤,



浓睡不消残酒。

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

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





词人连用两个“知否”来纠正“卷帘人”的答复,口语的语气使得这两个“知否”让人读来颇觉清新。“应是绿肥红瘦”新颖别致、生动传神,看似信手拈来,却是功力独到,写出了一个全新的意境。



这句对白写出了诗画所不能道,写出了词人对春光一瞬和好花不常的无限惋惜之情,和伤春易春的闺中人复杂的神情口吻。





《一剪梅·舟过吴江







宋·蒋捷



一片春愁待酒浇。



江上舟摇,楼上帘招。



秋娘渡与泰娘桥,



风又飘飘,雨又萧萧。



何日归家洗客袍?



银字笙调,心字香烧。



流光容易把人抛,





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





词人从视觉上对“时光容易把人抛”加以补充,把看不见的时光流逝转化为可以捉摸的形象。



“红”和“绿”在这里都作使动词用,再各加一个“了”字,从动态中展示了颜色的变化,抒发对年华消逝的慨叹。



用户在线信息
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: 1 人。其中注册用户 0 人,访客 1 人。